30年上访 两代人心酸 黄猷凡不信「中国梦」(组图)

     

(新唐人记者田凈、洁琳採访报导)2014农曆新年刚过,被困在北京、上访30余年的老访民黄猷凡,以自己几十年的亲身经历说明,中共所说的中国梦其实「是一个骗子的梦」、「是一个可恶的梦」。

「为了这个房子我是家破人亡,共产党领导了这个国家60多年,我被折腾的一无所有。」来自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访民黄猷凡在京上访30余年无依无果后,向《新唐人》诉说了自己的遭遇。

採访中她回忆了母亲与她两代人所遭受的暴政,民国38年(1949年)「我的母亲把房子借给邻居做餐馆,邻居与政府合谋,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将我母亲的房子接管了,我的母亲一直找邻居,后来,邻居与政府、公安联手把我母亲关进精神病院17年,直到她去世。」

1982年,黄猷凡家的房屋被当局强制拆除,几年后在房屋地基上造起了28层商住办公大楼。然而这次强制拆迁,更导致了持续抗争的黄猷凡落下了终身残疾:「在1982年,中国第一个暴力拆迁,我是对象,我要求他们先确认产权再拆,在这期间我的腿被三次折断,导致残疾。」

「2008年进京上访,第一次就被建设部移交到地方,然后就失去了自由,再进京就被控制。」黄猷凡介绍说,2008年那次的进京上访后,由于腿部落下的残疾,很容易被当局监控发现,以至于多次被捕。

「只要到敏感时间,我就被他们到处抓捕,坐车子都紧张,因为我腿不方便,目标比较大,在哪租房子都是人不住的地方,因为经济也不好……2009年我六四大禁前在北京走路,地方(当局)把我强制的关进北京地下室裏面,我被关了26天。」黄猷凡提起往事很伤心气愤。

「从2009年10月10日我再次进京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回去。」据了解,在上访过程中黄猷凡遭截访警察抢走身份证件,导致她既没有上访的身份,也回不了家,只能寄居在北京南站附近的桥洞下或土道边聊以生存。

「我一直在维权,但是发现是一个骗局。」头髮早已花白的黄猷凡最后向《新唐人》哀叹所谓的「中国梦」:「那个梦是它的梦,跟我们没有关係,是一个骗子的梦,我们要事实不要梦。」

「(在)它们的梦下,我们房子没有保障,我们孩子没有没有保障,我们的生存没有保障,我的一切都没有保障,(那)是一个可恶的梦。」黄猷凡感慨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