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政界:抗日战争车桥大捷

     

传统的《解放军战史》记载:一九四四年三月五日凌晨,粟裕集中约五个团兵力,进攻淮安以东之车桥镇。此役共毙伤鬼子四百六十五人,伪军百余,活捉鬼子少尉以下二十四名,俘伪军四百余,缴获九二步炮一门、轻重机枪五挺、步马短枪四百余支。中共通电全国称讚粟裕打的车桥大歼灭战。新四军军长陈毅也发嘉奖电,高度评价车桥战役打通苏中、苏北、淮北、淮南根据地的战略联繫,打乱了日伪「清乡」计划,根本扭转苏中抗战形势,揭开了苏中战略反攻序幕。

但是,粟裕的电报提到驻守车桥的日寇约四十余人的战斗力颇强:在五百伪军全歼、该镇碉堡五十余个攻破后,退守镇东北三个碉堡负隅顽抗。五日晚,我军攻佔敌三个碉堡,残敌乃退守一独立瓦房继续顽抗,佔绝对优势兵力的新四军最终被敌突围逃去,可见「围城战」歼敌不过三几十。反观日寇援兵不经打,淮安之敌先后三次增援共约鬼子五百余,激战整夜,均被我大部歼灭,仅余敌十数人。粟裕电报指车桥战役共毙伤鬼子三百五十余人的重大战果应该发生在「打援」的阻击战中。其后敌第四次增援达千余人,以数百人猛冲。我部队过于疲劳,「乃于六日拂晓前安全转移」。由此看车桥好像得而复失?

司马成